<delect id="ay8us"><pre id="ay8us"><sub id="ay8us"></sub></pre></delect>
  • 999文学 > 大汉龙骑信息页 > 大汉龙骑章节目录
   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
    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   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平定扬州(18)

        “将军千万没要小看了孙郎……孙策,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可不是什么不识兵的无能之辈,我看这其中必有蹊跷。”以他对孙策以?#20843;?#24080;下的了解,别说孙策做不出这样的事来,更何况他身边还有周瑜等人,又怎么可能不去阻止他呢,所以说啊这里面一定没有我们现在认为的这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的或许不假,但却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一点,孙策们并不知道我军近在眼前,所以并不存在所谓的任何轻视的情况,更没有将我们?#32972;?#25670;设,因为在他们的心中,我们现在或许才刚知晓他们攻打了建平,此刻还在来的路上,所以他们完全有这个时间好好休整一番,明天在启程,我觉得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,必须要把握这样一个机会,今夜?#36234;?#24179;进行袭击,一举拿下孙策!”

        陈到心中咯噔一下,他最害怕的事情可能真的要发生了,那种不详的感觉一?#32972;?#22312;心田,非常的压抑,连忙劝阻,道:“将军不可,孙策周瑜皆知兵识将之人,虽然年纪轻轻,却有着远超同年人的经验,绝非不知兵马之人,而以周瑜心思之缜密,就算真的打赏三军,也绝对是在?#32321;?#32477;对安全的情况之下,所以若贸然袭击,很可能把我们之前的所有计划彻底打**,到时一旦被孙策发觉,被他们逃走,悔之晚矣!”

        周泰和陈到是两种不同的情况,如果真要形容的话,那周泰更像是野路子出来的将领,毕竟是做过水贼的,所以他用兵更多还是讲究一个齐字,反观陈到,不管是最初在袁术帐下还是后来一直跟着孙策与周瑜,可以说他用兵的能耐都是走着正路,和周瑜有几许相似之处,在用兵之时,会根据战场形势来用正奇之法用兵,但一个人的性格终归有所不同,所以他要比之周瑜更谨小慎微一些,所以就出现了往往用正能占到七成,出奇只有三成。

        周泰没想到他居然如此谨慎,不屑,道:“叔侄此言差矣,既然是大宴三军,那孙策就算有备,又能有几许兵马,与我作战,到时候还不是手到擒来,更何况今日孙策赢得一场,就算防备,但也只是加以小心,必定?#25442;?#22826;认真,所以这正是我们的天赐良机,若不把握这一机会,那?#36744;?#26159;悔之晚矣!”

        如果今夜袭击,那必然?#25442;?#36935;到多大的抵抗,就算孙策有防备那也一定?#21149;?#36947;截杀要损失要小太多了,所以不去把握这样一个机会,而是要等明?#25112;厴保?#37027;又何苦来哉呢?他实在想不通这个陈到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        这简?#26412;?#26159;神智不清嘛,他实在无法理解,只能在心中惋惜一声,可又不能继续又强硬的态度,毕竟两人最近关系发展的非常不错,在这样争锋相对下去,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的,最后除了会让他们翻?#24120;?#23545;此战毫无益处,不管怎么样,这一仗已经到了这一地步,他是无论如何都?#25442;?#35753;这样的事情发生的,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。

        “此?#20843;?#28982;不假,但是周将军还是太小看这个周瑜了,此人可是连主公都要忌惮三分的人物,虽然之前与我们作战一直都以失败告终,但是这其中的内亲我要更了解一点,也更清楚一些,这个周瑜没那么好对付,他如果真有所准备,那么我们此行就算真去了,也?#25442;?#35752;到任何?#20040;Γ?#29978;至还有可能让孙策?#28216;?#20204;手中逃走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将军千万没要小看了孙郎……孙策,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可不是什么不识兵的无能之辈,我看这其中必有蹊跷。”以他对孙策以?#20843;?#24080;下的了解,别说孙策做不出这样的事来,更何况他身边还有周瑜等人,又怎么可能不去阻止他呢,所以说啊这里面一定没有我们现在认为的这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的或许不假,但却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一点,孙策们并不知道我军近在眼前,所以并不存在所谓的任何轻视的情况,更没有将我们?#32972;?#25670;设,因为在他们的心中,我们现在或许才刚知晓他们攻打了建平,此刻还在来的路上,所以他们完全有这个时间好好休整一番,明天在启程,我觉得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,必须要把握这样一个机会,今夜?#36234;?#24179;进行袭击,一举拿下孙策!”

        陈到心中咯噔一下,他最害怕的事情可能真的要发生了,那种不详的感觉一?#32972;?#22312;心田,非常的压抑,连忙劝阻,道:“将军不可,孙策周瑜皆知兵识将之人,虽然年纪轻轻,却有着远超同年人的经验,绝非不知兵马之人,而以周瑜心思之缜密,就算真的打赏三军,也绝对是在?#32321;?#32477;对安全的情况之下,所以若贸然袭击,很可能把我们之前的所有计划彻底打**,到时一旦被孙策发觉,被他们逃走,悔之晚矣!”

        周泰和陈到是两种不同的情况,如果真要形容的话,那周泰更像是野路子出来的将领,毕竟是做过水贼的,所以他用兵更多还是讲究一个齐字,反观陈到,不管是最初在袁术帐下还是后来一直跟着孙策与周瑜,可以说他用兵的能耐都是走着正路,和周瑜有几许相似之处,在用兵之时,会根据战场形势来用正奇之法用兵,但一个人的性格终归有所不同,所以他要比之周瑜更谨小慎微一些,所以就出现了往往用正能占到七成,出奇只有三成。

        周泰没想到他居然如此谨慎,不屑,道:“叔侄此言差矣,既然是大宴三军,那孙策就算有备,又能有几许兵马,与我作战,到时候还不是手到擒来,更何况今日孙策赢得一场,就算防备,但也只是加以小心,必定?#25442;?#22826;认真,所以这正是我们的天赐良机,若不把握这一机会,那?#36744;?#26159;悔之晚矣!”

        如果今夜袭击,那必然?#25442;?#36935;到多大的抵抗,就算孙策有防备那也一定?#21149;?#36947;截杀要损失要小太多了,所以不去把握这样一个机会,而是要等明?#25112;厴保?#37027;又何苦来哉呢?他实在想不通这个陈到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        这简?#26412;?#26159;神智不清嘛,他实在无法理解,只能在心中惋惜一声,可又不能继续又强硬的态度,毕竟两人最近关系发展的非常不错,在这样争锋相对下去,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的,最后除了会让他们翻?#24120;?#23545;此战毫无益处,不管怎么样,这一仗已经到了这一地步,他是无论如何都?#25442;?#35753;这样的事情发生的,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。

        “此?#20843;?#28982;不假,但是周将军还是太小看这个周瑜了,此人可是连主公都要忌惮三分的人物,虽然之前与我们作战一直都以失败告终,但是这其中的内亲我要更了解一点,也更清楚一些,这个周瑜没那么好对付,他如果真有所准备,那么我们此行就算真去了,也?#25442;?#35752;到任何?#20040;Γ?#29978;至还有可能让孙策?#28216;?#20204;手中逃走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将军千万没要小看了孙郎……孙策,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可不是什么不识兵的无能之辈,我看这其中必有蹊跷。”以他对孙策以?#20843;?#24080;下的了解,别说孙策做不出这样的事来,更何况他身边还有周瑜等人,又怎么可能不去阻止他呢,所以说啊这里面一定没有我们现在认为的这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的或许不假,但却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一点,孙策们并不知道我军近在眼前,所以并不存在所谓的任何轻视的情况,更没有将我们?#32972;?#25670;设,因为在他们的心中,我们现在或许才刚知晓他们攻打了建平,此刻还在来的路上,所以他们完全有这个时间好好休整一番,明天在启程,我觉得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,必须要把握这样一个机会,今夜?#36234;?#24179;进行袭击,一举拿下孙策!”

        陈到心中咯噔一下,他最害怕的事情可能真的要发生了,那种不详的感觉一?#32972;?#22312;心田,非常的压抑,连忙劝阻,道:“将军不可,孙策周瑜皆知兵识将之人,虽然年纪轻轻,却有着远超同年人的经验,绝非不知兵马之人,而以周瑜心思之缜密,就算真的打赏三军,也绝对是在?#32321;?#32477;对安全的情况之下,所以若贸然袭击,很可能把我们之前的所有计划彻底打**,到时一旦被孙策发觉,被他们逃走,悔之晚矣!”

        周泰和陈到是两种不同的情况,如果真要形容的话,那周泰更像是野路子出来的将领,毕竟是做过水贼的,所以他用兵更多还是讲究一个齐字,反观陈到,不管是最初在袁术帐下还是后来一直跟着孙策与周瑜,可以说他用兵的能耐都是走着正路,和周瑜有几许相似之处,在用兵之时,会根据战场形势来用正奇之法用兵,但一个人的性格终归有所不同,所以他要比之周瑜更谨小慎微一些,所以就出现了往往用正能占到七成,出奇只有三成。

        周泰没想到他居然如此谨慎,不屑,道:“叔侄此言差矣,既然是大宴三军,那孙策就算有备,又能有几许兵马,与我作战,到时候还不是手到擒来,更何况今日孙策赢得一场,就算防备,但也只是加以小心,必定?#25442;?#22826;认真,所以这正是我们的天赐良机,若不把握这一机会,那?#36744;?#26159;悔之晚矣!”

        如果今夜袭击,那必然?#25442;?#36935;到多大的抵抗,就算孙策有防备那也一定?#21149;?#36947;截杀要损失要小太多了,所以不去把握这样一个机会,而是要等明?#25112;厴保?#37027;又何苦来哉呢?他实在想不通这个陈到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        这简?#26412;?#26159;神智不清嘛,他实在无法理解,只能在心中惋惜一声,可又不能继续又强硬的态度,毕竟两人最近关系发展的非常不错,在这样争锋相对下去,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的,最后除了会让他们翻?#24120;?#23545;此战毫无益处,不管怎么样,这一仗已经到了这一地步,他是无论如何都?#25442;?#35753;这样的事情发生的,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。

        “此?#20843;?#28982;不假,但是周将军还是太小看这个周瑜了,此人可是连主公都要忌惮三分的人物,虽然之前与我们作战一直都以失败告终,但是这其中的内亲我要更了解一点,也更清楚一些,这个周瑜没那么好对付,他如果真有所准备,那么我们此行就算真去了,也?#25442;?#35752;到任何?#20040;Γ?#29978;至还有可能让孙策?#28216;?#20204;手中逃走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将军千万没要小看了孙郎……孙策,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可不是什么不识兵的无能之辈,我看这其中必有蹊跷。”以他对孙策以?#20843;?#24080;下的了解,别说孙策做不出这样的事来,更何况他身边还有周瑜等人,又怎么可能不去阻止他呢,所以说啊这里面一定没有我们现在认为的这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的或许不假,但却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一点,孙策们并不知道我军近在眼前,所以并不存在所谓的任何轻视的情况,更没有将我们?#32972;?#25670;设,因为在他们的心中,我们现在或许才刚知晓他们攻打了建平,此刻还在来的路上,所以他们完全有这个时间好好休整一番,明天在启程,我觉得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,必须要把握这样一个机会,今夜?#36234;?#24179;进行袭击,一举拿下孙策!”

        陈到心中咯噔一下,他最害怕的事情可能真的要发生了,那种不详的感觉一?#32972;?#22312;心田,非常的压抑,连忙劝阻,道:“将军不可,孙策周瑜皆知兵识将之人,虽然年纪轻轻,却有着远超同年人的经验,绝非不知兵马之人,而以周瑜心思之缜密,就算真的打赏三军,也绝对是在?#32321;?#32477;对安全的情况之下,所以若贸然袭击,很可能把我们之前的所有计划彻底打**,到时一旦被孙策发觉,被他们逃走,悔之晚矣!”

        


        


    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
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  章节有错,我要报告! | 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我要推荐

    澳洲幸运5下载
    <delect id="ay8us"><pre id="ay8us"><sub id="ay8us"></sub></pre></delect>
  • <delect id="ay8us"><pre id="ay8us"><sub id="ay8us"></sub></pre></delect>
  • 伴娘我最大电子 锁子甲返水 莱加内斯对皇马结果 情话逆水寒 三剑客和女王援彩金 现役篮球巨星排名 弗罗西诺内trotta 福建36选7走势图体彩 新龙虎门 霍芬海姆直播德甲